丹东鸭绿江旅游网

这里有满目风情的名山
这里有闻名于世的界河

鸭绿江防洪大坝是如何建成的

洪水肆虐  危害江城
丹东原名安东。民国16年(1927年)《安东江堤碑记》记载:“安东地处鸭绿江下游,为水路交通之要冲,奉天省东边著名商埠。设治之初,盛京将军崇厚奏请修筑城垣,以昭巩固。嗣以国库支绌,卒未兴工。日俄战后,迫于事实,开埠通商。迨安奉路筑,交通益便,商业益兴。大小商户三四千家,民户倍之,总计居民不下七八万,而日本居留侨民尚不与焉。”从中可窥,安东的发达,得益于长白山腹地满山的森林木材,从鸭绿江上游放流到安东的木排每年有十余万张,各种船只竞相竞渡于鸭绿江上达三千多艘。前与朝鲜隔江相望,右联黄海北岸。如此丰富的资源优势、地缘优势,使得美、日等列强亦急于与清廷交涉,催促尽早开埠安东。
 
以往鸭绿江上游的森林尚能积蓄水量,后来由于过量采伐,以致两岸之水直泻而下。安东地处鸭绿江下游冲积平原,形如釜底。江流澎湃,海潮汹涌直上,三年两头发水。进入民国时期,所受水患尤烈。每岁水灾,商民纷纷奔赴西山躲避。但凡街市、商家、民居已成泽国。商家损失惨重;贫民哀嚎,流离失所。
 
当年东边道尹王理堂巡视此地,曾倡议筑堤。聘请美国工程师麦克代为测量。但因用款巨大,未能实现。迄至民国15年(1926年),安东又涨水两次,商民损失不下百万。而与华人一桥之隔的安东日侨居留地,因沿鸭绿江至七道沟早已筑有土堤,因此得以高枕无忧。又由于日人在江对岸朝鲜威化岛筑起石堤,以致水势直冲我岸。当局若不及时想办法,图谋防御之道,将来安东商民将受患无穷。东边道署办公地在道署街,正处低洼之地,水患首当其冲。
 
为长远计  决心筑堤
民国16年(1927年)春,东边道尹邴克莊有鉴及此,痛下决心,将筑堤防水一事视为当务之急。设江堤事务局,命安东市江堤税务局,专门负责筑建江堤事宜。委任警察厅长姜全我为总办,县知事王瑞之、市长李嘉安、总商会长刘世林为会办。局内分三个科室,以刘贻瓒、潘宗岳、缪维宜分任科长,各负其责。又举荐地方士绅王建极、李玺、陈憲、于麟炳、孙荣明、孙建顺等为参议,特聘请奉海铁路技师妥为计划。
 
以期群策群力,共谋进行。
 
江堤事务局召开会议,商讨工程方案、招标程序、筹款等事宜。5月18日在道署礼堂举行筹建江堤招标大会。参与投标者有安东县及省城的建筑企业共十余家,在激烈竞争中,奉天远东公司以现大洋304470元工料费中标。奉海铁路技术长陈润萱担起主要责任,省署技正王有桂任监理。但是对于工期要求他们却俱有难色。由于本年潮汛之期转瞬即至,又不能不兼顾并及,于是一面修堤,一面防水。
 
江堤事务局公示:所有妨碍建筑堤坝,规划线以内的房屋,均为拆除之例。由江堤事务局负责加速拆除,不得影响作业施工。5月24日,从奉天运来工人173名,推土车百辆,轻便铁轨三英里长。当日工人、建筑设备进入施工现场,架设轻便铁道。
 
5月25日,天气晴朗,万里无云。筑堤开工典礼现场彩旗飘飘。筑堤大军早早齐集沙河镇站前小沙河筑坝工地,等待官宪要员到来。上午9时,东边道尹邴克莊率姜全我、王瑞之、李嘉安、刘世林、刘贻瓒、潘宗岳、缪维宜、王建极、李玺、陈憲、于麟炳、孙荣明、孙建顺等到场。当宣布安东县建筑堤坝工程典礼开始时,小沙河两岸鞭炮齐鸣,欢声雷动。
东边道尹邴克莊即席发表演讲,乙方陈润萱代表近二千余名筑堤工人讲话。观看的县民挤满了小沙河两岸,场面盛大、热烈、隆重。邴道尹对工人说:“建筑堤坝是几代东边道、安东县署、商埠贾人,黎民百姓的梦想,今天终于开工了。我代表道、县署表示热烈祝贺。”邴道尹特别强调:“堤坝建筑工程应求远而坚固。远即是长久,坚固既是对筑坝质量的要求,也是对安东县子孙后代的安居乐业负责,百年大计,以幸福庆。”建筑大军在邴道尹的垂范下挥锹铲土,兴工筑坝。
 
堤坝施工自八道沟至大沙河平地开河一道,长350余丈,以洩安东背山涧之水。再沿大沙河至鸭绿江修筑500余丈长土堤以遏大沙河之水。又沿鸭绿江绕过七道沟,修800余丈长堤坝。三段堤坝,筑成石墙、洋灰墙、土堤包石三种,以防江潮涨发。周围总长近五公里。工期自5月25日开工,至8月25日竣事,仅只三月。
 
虽然已开始筑坝,但是资金尚无着落。原因是安东屡受水患,元气未恢复,筹此巨款,并非易事。邴道尹在道、县署扩大会议上说:“安东水患是困扰东边道发展的挚肘,至甚民生疾苦。建筑堤坝可一绝水患,一劳永逸,已远而不可轻费。”筑堤坝决心已下,而筹款具在“思虑已极,处事实为先,动者能胜。”
 
东边道尹、安东县知事屡次开会,议事筹措资金。准备发行筑堤流通券,业经饬印待发现大洋五十万元,“均指由安东海关及沙河税捐局代征二成。堤工附加捐,分年偿还,并由省库补助三万元。”报到省署后,奉省当局以流通券妨碍官银号纸币条例,未允准,不能印发。但是又不能不做,王知县召集有关部门开会重议。最后议定:筑江堤公债,于5月28日指派诚文信印刷。为了调动安东县民、商家认购公债的热情,将公债面额解析为现大洋五元、十元、五十元三种。此时道尹邴克莊在省城、安东间不停地穿梭、奔波,上下沟通,以促完满。
 
6月2日省报载:东边道尹邴克莊急于筹措修江堤所需之款,这是安东县有史以来的大事件;关乎国计民生,县域发展,因此我们热切期待。虽然由税捐项目下附加收税,仍然不够。急于准备发行江堤短期公债;业经省府呈报批准。因现大洋公债券在安东市面流通不便,遂改印制小洋三十万元公债,每三个月收回一次,二年为期。呈请省署批准,即刻发行。
 
在施工中,大雨瓢泼,进度亦是一波三折,工程只得暂停避雨。远东公司陈润萱请示江堤事务局,因雨耽误了时间,请求延长竣工日期。江堤事务局认为,已经定下来的包修江堤,限以7月20日竣工,超期是要处罚的。但是远东公司却申诉说,“虽已承认开工,但是正值夏令,雨季时行。倘若遇大雨,天灾不可抗拒,便难以再动工,诚恐拖延。只请江堤事务局准将降雨之日排除,不在限期之内,以晴天50日为限工期。”然而江堤事务局仍然强调,筑堤原为防止水患,限期急紧,雨水、洪水不等人。7月中旬是历年发水之期,因此才急于筑堤,将工期定于是时。若因雨耽误工期,发水时,堤坝还不能竣工,则商民受水害之苦,与急于修堤之宗旨相背谬,恐怕难以答应。
 
安东县筑防水堤坝在奉省是“鸿篇巨制”,也牵动着莫代省长的心。为了慎重,6月23日代省长莫德惠特批准二员:“因工程浩大,建筑之良窳系乎民众之生命财产;亟应派员监视督修,以期实在而善至计。故由省署特派毛、王二技正赴安东,监督、监理修堤一切事务。”毛、王二人奉派后,即于日内启程。
 
6月27日,江堤事务局委托东边实业银行发行江堤公债券。惟该劵须盖省印,头次印出10万元。经该局潘科长送省,携回交银行发行。后又印20余万元。潘科长携带该劵晋省请求盖印,以便发行。因该劵亟待出售,潘科长不敢耽误,当日便急急返回安东。
 
适逢汛期   堤坝决口
 
时省报载:“大雨自14日普降以来,安东县天气时雨时晴。15日夜大雨倾盆,16日江水暴涨,16日中午始止。街市水势横流,一般商民抱有有新筑江堤作护符保障,虽有大雨,也绝无发水之患的侥幸心理,均未预备逃水。谁曾想到,16日中午12时,江堤经水浸泡、波涛冲击、涨力的挤压,突然决口。数处江堤忽然被水冲开,一时间江水骤入,泛滥街市。而市内船只因修堤坝,已均令舟船驶出市外。因此无船可雇,救人不能。又水势紧急,仅一会儿功夫,后潮沟一带已涨至四五尺深。兴隆街、永安街前后街、新安街、鱼市街尽成一片汪洋。东江沿一带商民仓皇逃命,纷纷举家急赴西山(七道沟)、于家沟、八道沟等高处避水。一般贫民携男抱女,无亲友可投,且无钱购买食物,情景凄惨。当晚又降大雨。17日因旧水未退,新水又涨二尺余,水已至广济街戏园,前后柳巷被淹。至18日午后2时,水退不足二尺。如果当晚无雨,明晨或能退净。因水势浩大,墙倒压死的男女甚多。鸭绿江中停泊的木排、粮船等被水冲失不计其数。警厅派警救援灾民运送到天后宫。商会购买大量苞米面饼子运到天后宫,分发给躲避水灾的贫民食用。对那些仍然在水中挣扎的难民,商会则派人用车拉着苞米饼子送去散放。商会如此放赈三日。19日水势有退,但房屋受损,灾民一时半会儿难以迁回。商会决定放赈延长几日。
 
19日江水始退走,远东公司工人张四挑着一担饮水往工地送,走到八道沟口,因有安奉铁路在前阻路,桥洞下泥泞不堪,便欲越过铁道,被日本守备队士兵看到。将其打倒,张四忍痛匍匐爬到桥下水中的船上。船上还有二人,三人均被日兵开枪打死。由此安东县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日风暴。外交交涉、赔款、为三名远东公司的工人伸张正义,开追悼会,前后历经两月余。这一事件坚定了安东县民抗洪救灾的信心以及反日风暴的形成。
 
同日中午,东边道尹邴克莊会同姜全我总办、水上警察厅长于治功及安东县王知事赴洪水决口处视察商民受灾状况;并查看江堤冲毁情形。邴道尹吩咐随行属员,“统计受灾状况,于近日内呈报省署,酌予赈济灾民。”至午后二时始返回道署。
 
此时,灾民对江堤决口议论纷纷,皆认为远东公司筑坝不坚,致使洪水冲垮堤坝。远东公司却不反思工料不坚,建筑质量不过硬之问题,反而归咎于鸭绿江镇守之龟神作祟。修补江堤开工时,用猪、牛、羊三牲及祭祀仪式器具摆列江岸,由该公司专人手捧祭文,虔诚祭祷,以求元神不再为患。祭江后立即开工,工地恢复了往日的喧嚣。江堤事务局限令:三日内将冲毁之堤补修完竣,违令期限将处罚。未竣工之处仍按期限验收。
 
堤坝竣工  造福江城
 
8月中旬江堤竣工。 18日省署派王委员来安东监督验收。邴道尹偕同该委员及东边道、安东县属员逐一勘验,施工之堤坝均属合格,待呈报省署核准。9月7日在警察局礼堂举行江堤落成典礼。各界人士午后三时到齐,同往参观江堤。登上新筑大坝,安东城尽收眼底,壮观之势历历在目。十里长堤似城堡守卫,雄伟大坝若金汤以固,令观者惊叹不已。回局后由姜督办演说修堤经过,并一起合影留念。17时举行宴会。赴宴者频频举杯,庆祝防洪大堤建成,为安东历史之壮举,此时邴道尹亦露出了欣慰的笑意。省署王委员遂于18日晚乘车回奉天汇报。与此同时,迎江街马路改造项目亦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江岸载货进出街市,迎江街是必经之路。因坎坷难行,经市政所招工包修,动工数月,业已竣工。
 
其他一些配套、后续诸项工程均在正常进行。其一、疏通水源,计划在堤的左侧开一小河。其二、鉴于堤坝内水无法排出,于堤坝处留外泄水门四处(小沙河、后潮沟、柴草市街、通江街),于奉天订购铁制排水阀门,9月7日安设完工。9月15日王有桂技正返回省城报告莫代省长,并请派员另覆勘验。其三、江堤竣工后尚有工人1000余人逗留安东市街。警察厅恐酿成事端。特将公司所余工资提取3000余元,资遣工人。9月18日在浪头港由警察监押,令登船回籍。9月24日江堤事务所奉令裁撤,请准道尹拨归市政所兼理。远东公司包修之款共计现大洋382192元,已经结清。11月6日邴道尹令警厅及市政公所,“特在江堤案内出力人员履历具报。以便转呈省长,量予给奖。”10月10日东边道尹邴克莊令市政公所在江堤款下,拨洋15000元,建碑刻字。上载修堤事迹,以垂永久。”
碑曰:“如此浩大工程,即观厥成,中外莫不讶其迅速。统计此项工程,除购用民地及赔偿拆毁民房,并办公等费外,需费不过38万有余,较之美人麦克工程师估计之数,相差倍蓰。费省事举,从此,安埠水患,庶有豸(zhì,通‘解’)乎?”

本文来自[今日丹东]微信公众平台推送,欢迎大家扫码关注家乡官媒公众平台

欢迎提供景点、线路、活动资讯~!

联系我们